就爱看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313章 张辽高顺:吕布投了刘虞?!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历史教给刘虞的除了经验,还有烧……骚话。
  而曹丞相的撩人语录,无语是T0级别的。
  这种话语虽然后世的人听起来很油,甚至说有点渣,但对于当事人来说,无疑是非常具备杀伤性的。
  “……”
  错愕的怔在原地,看着刘虞那英俊面庞上带着的笑意,田丰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
  然后,整张脸都红了。
  这样的生理反应,只有韩馥发表脑溢血言论的时候田丰才会出现。
  得冀州不喜,喜得田媛皓也。
  我不过是区区一介不擅长武力的女子而已,如此有牌面吗?
  不对,绝对不是。
  田丰很理智,她并不认为自己很重要。
  “相,相国大人谬赞了。”田丰低下首来,难为情的回答道,“在下,着实承不起相国的这般厚爱。”
  没错,他肯定也对沮授,审配,张郃等人说过这些话,而我只不过是他收买的人心里,最普通的那一颗罢了。
  “你承不起,何人能承得起?”
  托起田丰的手,将手心盖在她的手背上,刘虞打趣的说道:“当初田先生不惜犯上也要力谏韩馥主动北伐,倘若他真的听了你的意见,这冀州我能够拿得如此轻巧吗?”
  在夸奖的时候,刘虞突然提起了这一档子事,让在场的冀州文武都有些被吓到了,纷纷对田丰投去了关切的眼神。
  居然翻这个旧账,刘虞是在找茬,是要报复啊!
  跟那些敏感的家伙不一样,田丰很聪明,并不认为刘虞是要报复自己曾经向韩馥建议过北伐。
  当然,她也并不觉得自己的‘刚而犯上’值得夸奖,所以继续自辱道:“在下,在下并非是什么刚正不阿的谏臣,如果真的如此,就不会……”
  “媛皓君!”
  眼见着田丰要把自己当内应的话给自爆出来,为了她的人身安全以及个人名誉,刘虞旋即大声打断。
  而这一亲昵的称呼,瞬间让在场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,众人一致望向了二人,包括刘虞的幽州手下们,都在期待刘虞接下来想说的话。
  我要说……说个屁啊!
  在众人的视线聚焦之下,看着面前这位脸蛋冒红、颇为尴尬的矮个子少女,着实不知如何化解气氛的刘虞,索性转过身,朝向州牧府门:“有什么话,请随我进去说吧。”
  我哪知道该对她说什么啊,我只是不想让这个缺心眼的家伙自爆卡车罢了。
  邀请田丰进门?
  这难道是!
  刘虞虽然没有直说,但是牵着田丰之手,邀请她进入州牧的举动,众人一下子就看懂了。
  他此举之意乃是——今后这冀州,就由我跟田丰来执掌了!
  情势,突然就这般明晰了。
  那些冀州的文武们,明白今后要向何人靠拢了。
  而幽州的女干..部们也看出来了,冀州的这一批女人里面,刘虞以后最宠爱的应该就是田丰了。
  可是,论长相来说她既不如泪痣美人沮授那般冷艳,也不像长腿美女张郃那样飒爽,怎么就是她了?
  这个人长得又矮,身材还跟平板一样,脸虽然算得上可爱,可也不是很拔尖,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  难不成这是……
  贫乳的大胜利?!
  赵紫胧虽然也不能够接受刘虞到处用情话收买人心的行为,但对于田丰受到刘虞热捧这件事情,竟然有些小小振奋。
  毕竟她跟自己有小小的相似之处。
  什么,哪里相似?
  就是小小的相似啊。
  “唔……嗯。”
  被刘虞往州牧府里带后,田丰这才反应过来,他刚才那一叫是为了保护自己。
  对方都做到这个份上了,她也不想再给刘虞添麻烦了,于是老实的被刘虞牵进了州牧府。
  田丰是一个念旧的人,在路过韩馥身边的时候,她还特意低头看了眼曾经请她出山的前主公。
  但非常让人唏嘘的是,作为刘虞座上宾的自己,此时已然看不见韩馥的双眼了。
  他会活着吗?
  希望他不会死吧。
  于这冀州,他虽然无功,但也无过。
  他的确是昏聩了一些,可没有真正害死过谁,甚至说,高览的死也不能完全怪他。
  以刘虞之大度,废物韩馥是不会被害的。
  至于其他人……
  那些不忠于他,但又怂恿了他与刘虞作对之人,为了性命与仕途是否愿意留他一命这就不知道了。
  总之,你自求多福吧。
  完全将视线回正,朝着前走田丰,实在无法往后看了。
  啪嗒,啪嗒。
  眼泪往青石的台阶上砸去,田丰从自己身旁而过后,一股悲凉的情绪彻底涌了上来,韩馥他是真的后悔了。
  我太蠢了,连敌人都愿意拉拢且推崇的人,肯定就是最好的手下啊。
  曾经的我,为了那无所谓的面子,真是辜负了田君,辜负了这样一位好属下啊。
  早知道,早知道我就……
  诶。
  也愿你离我而去后,能够与刘虞这位真正值得效命的主公,到达你想要看到的风景,实现你致力于完成的宏图吧。
  韩馥擦去了眼泪,终于接受了这一切。
  老实说,每当看到这样的可怜虫,刘虞总有一种自己在做恶人的感觉。
  让韩馥变成了小丑,还诱导忠诚的田丰为内应,我是什么大反派啊。
  为了让自己内心的负担稍微减轻一些,刘虞能够做到的温柔只有——
  永远不将这个小秘密说出来。
  这样才能够让韩馥对田丰保留愧疚与感激,也能让田丰不用承受背叛的痛苦。
  如果是不那么可恶的敌人,就不必杀人还诛心了。
  …………
  “文远,我刚才饮马的时候碰到了一伙逃兵,然后打探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。”
  高顺将马拴好后,快步跑到了正在烤鱼的张辽面前,一本正经的开口道。
  “噫,那是什么消息呢?”
  张辽递出一条被串在尖木上的烤鱼,好奇的问道。
  “高览战败自刎了,而韩馥也因为忌惮刘虞,直接降了。此时,整个冀州都被刘虞全盘收入囊中。”
  “这,这么快吗?”张辽一脸惊诧的问道。
  “没错。而且,这还不是关键。”坐在张辽身旁,盯着她的眼睛,高顺格外较真的说道,“据那些逃兵说,在高览与刘虞大战的时候,一个神秘的女武将莫名出现在了战场之中,把高览的阵型都打散了,瞬间就改变了战争的局势!”
  “……”当这个‘神秘女武将’从高顺口里说出的时候,张辽那温和的表情,一下子变得冷静起来,连说话时会习惯性拖长音的口癖也没了,认真的开口道,“你是说,凤仙投靠了刘相国?”
  “那些逃兵说并不知道是谁,只是给我描述了那名神秘武将不知道什么时候,直接混进了高览军中,然后在两军冲锋时,乱杀高览军士兵,以一己之力毁掉了高览胜利希望的事情。”
  说到这里,高顺停顿了一下,紧张的咕噜了口口水,语气严肃的说道:“而他们描述的那名武将,能够使用神器,能力是如太阳般耀眼的火能力。但是,这火不会燃烧,直接就把触碰到之物彻底融化。他们之中还有人亲眼看到,自己身边的士兵被懒腰截断,被火焰穿过的地方,连烤焦的肉都不剩了。”
  对于天下人来说,吕布已经死了,这是既定事实,一般士卒不会将此人联想成曾经的第一猛将吕布。
  但是熟悉她的人知道,炎柱这样接近神明的力量,这天下之有吕布一人有。
  没错的,就是凤仙,不可能搞错,绝对就是她们的凤仙将军,
  “那这么说,凤仙已经投靠了刘虞?”
  想到这里,张辽颇为震惊的问道。
  “嗯,应该是的。”虽然凤仙就是一个非常容易背叛的人,但高顺很清楚她的前上司只信奉强者,所以理性的判断道,“而且,她之前投靠韩馥应该是假的,目的是为了替刘虞当细作,关键的时候冒出来搅局。”
  “不不,将军虽然强,但不会这般冒险。”张辽摇了摇头,猜测道,“将军她来韩馥军中,应该不是这个目的,而是……”
  “救我们?!”
  陡然间反应过来的高顺,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惊人的可能性。
  而从张辽那‘没错,就是这样’的眼神之中,她彻底认定了就是如此,并非巧合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