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看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三卷总结及请假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大家好,这里Andlao,您一天两更的忠实朋友。
  
  首先,我忏悔……
  
  经历一路的坎坎坷坷,又到了喜闻乐见的释放环节了,我就像一辆在公路上悠哉前进的洒水车,一边放着欢快的曲子,一边在身后拉出一道彩虹,随便给路过的倒霉鬼洗洗澡。
  
  说来之前晚上骑车时,经常被洒水车冲。
  
  1.本卷的名称“诗无尽头”,其名称来自于由亚历桑德罗·佐杜洛夫斯基的同名自传电影《诗无尽头》。
  
  2.我很喜欢亚历桑德罗的电影,尤其是这部他的自传电影《诗无尽头》,其自传的性质,恰好与本卷的内容对称在了一起。
  
  3.电影里“诗”的意义并不单指诗歌,我觉得更像是一种理想化的东西,可以随便将什么东西替代进去,只要是你自我追求的即可,它极为浪漫,但又崇高不可及。
  
  4.我喜欢这种浪漫感。
  
  5.我写每一卷时,都想尝试一些新东西,而这一卷的主题,是和朋友闲聊时,忽然聊到了这部电影,然后聊起了关于诗与浪漫的事。
  
  6.我是个很乐意于尝试新东西的人,如果不是没有条件,我甚至想去些恋爱小说,搞搞修罗场。
  
  7.说回正题,我从未写过的浪漫与诗意,为此我拿本卷试试水。
  
  8.故事中的人写下故事,来拯救身处于故事中的自己。
  
  9.这听起来有些套娃,但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自我拯救,冠蓝鸦依靠着他笔下虚拟的人物,在灾难中拯救自己,而我也依靠着诗无尽头这一卷的剧情,来从精神与经济上拯救自己。
  
  10.三重叙事,真正的第四面墙!
  
  11.一举两得,赢麻了。
  
  12.我这个人因为一些原因,很喜欢哲学思辨的东西,这应该算是我的一种私货,本卷另一个主要的关于永生的内容,就来自于这。
  
  13.通过具备故事性的载体,個体存在的痕迹得以被延续,这是我自认为创作中最棒的一点,也是我能想象到,个体可以超越寿命极限、最为现实的办法。
  
  14.这就像岛哥哥常提及的meme,不同的人写下不同的故事,不同的故事又经过不同的读者阅读、吸纳、再度创作出新的故事,如同生物的基因,一种虚幻的、概念的基因,在人与人之间、故事与故事之间流传下来,成为彼此之间的联系。
  
  15.一场没有尽头的接力赛里,我也是接力赛的一环,我将我的接力棒交付于各位阅读于此的读者们,还有那些未来里会读到此段话的读者们,以及那些有可能和我一样,从读者变成作者的读者们。
  
  16.有一说一,除了每天都需要上工码字外,我属实热爱这份职业。
  
  17.为此书写本卷时,我想为这个故事弄一个浪漫些的结局,可本书的风格也算是较为严肃,平常的冷笑话已经足够调动气氛了,没必要完全突破故事的限制,然后我在想,不如在故事里再设计一个故事,也就是冠蓝鸦笔下的故事,由他的故事打破到本卷的故事中。
  
  18.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与设计,最终我选择以这样的方式,与上本书进行了一次联动。
  
  19.嘿小子!超时空救援!
  
  20.我喜欢没事的时候和朋友、群友,说些奇怪的烂话,就像脱口秀一样,即兴表演。
  
  21.我经常说,如果哪天我写不出好东西了,就去当脱口秀演员。
  
  22.仔细想想,其实网文作者,和脱口秀演员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多少算是即兴表演,一个站在舞台上,一个坐在屏幕前,一个需要快速和观众们问答,一个需要在24小时内更新。
  
  23.差不多,都差不多。
  
  24.我这个人的心态有些奇怪,之前和群友的聊天,我惊讶地发现,群友们都以为我是个30多岁,生活无望的人生败狗,而且不止是一个人这样提及。
  
  25.天啊,我连25都没到好吧,我的精神年龄有这么老吗?
  
  26.好吧,我的心态确实有些糟。
  
  27.写书时,我会把自己在生活里遇到的事,遇到的一些想法,揉进故事里,之前我就发过一个微博,大概意思的是,“我喜欢把生活里的挫折,精神上的压力,整合起来,创造出一个角色,写进书里,然后毁灭他,以完成精神的和解。”
  
  28.其实我想说的是,我不止是把负面的情绪融入书中并毁灭,很多时候,生活中的美好之处,我也会进行适当的修改,写进书中。
  
  29.比如诸多沙雕的生活段子,它并不是虚构的,而是我真实经历的,哈哈哈哈,如果不是有些反人设,我真的能写出很多日常的搞笑段子。
  
  30.多少也算是一种另类的纪实文学了,有机会一定。
  
  31.然后就是一些关于负能量的问题。
  
  32.我这段时间的精神状态并不好,准确说一直都没怎么好过,这可能是作者这个职业性质以及我的个人性格导致的,我变得很焦虑。
  
  33.我每次看到一些很棒的作品时,都会萌生出我是废材的感觉,但我又很清醒,我告诫自己,除了写出更好的东西外,我的任何行动都是不正当的。
  
  34.然后我变得更加焦虑起来。但也还好,和几个朋友聊过后,我觉得我需要认真地沉淀一下,我自己也觉得如此,所以很烦躁的同时,我又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
  
  35.在写这卷时,我整体状态还是不错的,但故事编排上还是出了点问题,比如本卷上半部分的故事,基本是为了为后几卷的剧情铺垫,以及拓展世界观,所以它和下半卷的主线差别很大。
  
  36.又比如写下半卷的时候,出现追更地狱的问题,这个我实在没办法,当时阳了,整个人跟丢了半条命一样,每天都恍惚的不行。
  
  37.虽然焦虑,但焦虑也算是一种动力吧,我开始逐渐认清了该如何写书,如何写的更好些,这对我收益良多,希望之后的几卷,我能将我学到的完美地运用其中。按照那个什么理论,坏消息是我处于绝望之谷,好消息是继续往上爬就是开悟之坡了。
  
  38.这也算是一把双刃剑了,如果我不被焦虑干碎,焦虑就会让我进步。
  
  39.然后聊聊一些,画大饼的事吧,虽然是之前画过很多次的大饼了。
  
  40.从我入行起,一直写的是西幻,时间久了难免生厌,想去写些其它的东西,所以这段时间,我在焦虑的鼓励下想了许多短篇的构思,并且有几篇已经写了几万字,而且题材也是完全不同的。
  
  41.我准备每卷感言时,把一些短篇发上来,写完的,没写完的都发一发,看看大家的反馈如何,也顺便当做水水字数。
  
  42.说实话,我这人废话很多的,但这几天码字码的太狠了,脑子有些空荡荡的,到了废话阶段,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了,只想赶快结束,然后躺在床上好好过个年,开盘愉快的无限火力。
  
  43.然后……然后好像也没什么说的了,这次废话环节意外地短暂。
  
  44.那么新年了,就在这祝福各位读者了,愿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。
  
  45.无论历经什么样的险阻,身处何样的环境,创造的欲望是不能停歇的。
  
  46.最后以亚历桑德罗的话为结束。
  
  47.“如果有600万,我会拍《鼹鼠之子》;如果只有300万,我就会继续拍我的自传三部曲;如果我有30万,我就去画画;如果我有5000元,我就写书。如我只有100元,那就写诗吧。所有的这些艺术形式都很棒,我都能从中找到自我表达的冲动。”
  
  48.如果只有50元……那我v你50,吃顿好的。
  
  49.感谢各位的支持,让我还没有沦落到写诗的份上(笑)。
  
  50. Ps,下文是我很久之前写的过一个科幻的开头,它的久远程度甚至在本书之前……嗯,算不上短篇,只是一个开头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这本书结束后,我准备将这个写完。
  
  现在把它拿来水水字数,填一填,然后这次假期准备请的长一些,应该是七天年假,大家七天后见。
  
  ………………
  
  空气里弥漫着怪异的味道,闻起来像是消毒水,又好像是机油,两个完全不搭调的东西,在这里混合着,男人深吸了一口这浑浊的空气,将口中的浓烟吐出。
  
  这真是个还算惬意的时候,他坐在老板椅上,身后的墙壁上挂满了锦旗,上面写着什么“技工了得”“救我狗命”“赛博华佗”之类奇怪词句。
  
  男人看起来还蛮喜欢这些的,每每看到时,都有种荣耀加身的感觉。
  
  “周医生?”
  
  有人在喊他,男人将烟头按进烟缸里,里面已经插满了烟头,烟灰溢的到处都是,男人抬起带着血丝的眼瞳,打量着办公桌后的客人。
  
  “嗯,我在看,还好,你使用的是半浸入式的躯壳,你的意识长期处于肉体之上,患病的几率很小。”
  
  男人把病例丢到桌边,对着病人说道。
  
  “那周医生,我这是没有事吗?”
  
  病人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  
  眼前这位医生看似不靠谱,却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了,毕竟在神威公司的干预下,目前整个铵言市,只有这些灰色医生愿意治疗这种疾病。
  
  他们与常规的医生不太一样,不仅治疗着机械,也治疗着血肉,所以大家通常称呼他们为“躯壳医生”。
  
  病人的目光游离着,这个诊所开在阴暗小巷里的地下室里,横着铁栅栏的窗户,缝隙里堆满灰尘,挂在墙上的工具架,里面摆放着一个又一个怪异的工具……破旧的沙发,满地的烟头与烟灰,还有堆在角落里,散发着机油味的金属零件。
  
  除了周肆身上穿的那件白大褂,以及他背后一面墙的锦旗外,这里就没有一点像诊所的地方,不如说这里是修车厂,倒更为贴切些。
  
  “当然,完全就是心理作用,如果你出现明显的幻觉,或者认知开始偏差时,那才是患病的症状,而这些情况一般出现于全浸入式的躯壳中,可你使用的不是那样的躯壳,而是半浸入式的义肢,对吧。”
  
  周肆对病人讲解,他也搞不懂,只是换个义肢而已,为什么这个病人这么多话,大概不是太放心,他又问道,“伱有以上这些症状吗?”
  
  病人想了想,他的脸色惨白,还有着黑眼圈,好像很久没睡过好觉了,“没有,但我最近总在做梦。”
  
  “什么梦?”
  
  “在天上飞的梦,我觉得……我就像只小鸟,自由自在地飞翔。”
  
  病人说着,他的神情显得很是着迷,仿佛自己真的是只鸟儿一样。
  
  周肆的目光严肃了起来,他站起身,走到病人的身旁,看了眼他左膝上的义肢,又看了看他。
  
  “我只是给你装个义肢而已,怎么想到小鸟那了?”
  
  周肆搞不明白。
  
  “没,我的工作是高空作业,负责高空维修之类的,”病人说,“我在操控躯壳时,就仿佛我自己也在高空飞翔一样。”
  
  “那当你从躯壳里脱离出来时,你有什么感觉吗?”
  
  周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,把一旁的病例拿了起来,写写画画。
  
  “感觉?”病人想了想,“大概是失落吧。”
  
  “下班了还失落?这么喜欢加班?”
  
  “不,就会有种,我本该属于天空,而不是脚踩大地的感觉,工作时,我也是这样,如果空闲的话,我就会操控躯壳随便飞一飞,”病人突然又问道,“周医生,你尝试过飞行吗?”
  
  “没有,我恐高,”周肆否决道,然后他又问道,“不过,你病例里也没提你这个职业啊?这会影响医生的判断啊!”
  
  周肆之所以能提出之前的结论,便是病人的病例里根本没提这些。
  
  “我已经失业了,”病人抬起脚,露出义肢,“就是因为它,半年前我被卷入了一起躯壳犯罪,然后在医院里躺了几个月……”
  
  “然后被开除了?”周肆说,“所以你职业这栏填了无?”
  
  病人点点头,周肆则无奈地叹气,“好吧,好吧,我的错,我应该把历史职业也带上的。”
  
  “那我这个病……”
  
  病人刚想继续问,却被周肆打断。
  
  “等一等,先让我想一想。”
  
  室内陷入了沉默,病人有些不安地等待着,周肆则面露难色,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,就在这时电视亮起,播起了新闻,略显滑稽的声音,在耳旁响起。
  
  “早安!铵言市的各位!
  
  这里是《早间新闻》!我是杜德,你们一天一播的忠实朋友!”
  
  电视播放起了《早间新闻》,病人转过头,在周肆想好前,打发着时间。
  
  “昨夜西缘区发生一起‘躯壳犯罪’,一名控偶师,利用‘躯壳’进行抢劫,袭击了数人,镇暴特遣队已当场摧毁‘躯壳’,针对控偶师的抓捕正在进行中。”
  
  这种事在铵言市常有,病人就是因为躯壳犯罪而失去了肢体。
  
  “近期网上爆发了诸多对神威公司的声讨,有大量控偶师认为神威公司应该控制新式‘躯壳’的生产,去关心由‘神念系统’导致的‘躯壳认知解离症’,他们声称,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控偶师患上了‘躯壳认知解离症’,并且有数人因为这种病症,对自己进行了非法改造从而致死。”
  
  听到“躯壳认知解离症”后,病人的表情有些僵硬,就像被说中了什么一样,眼神有些慌乱。
  
  “柳叶刀联合医院发表声明,根据他们的研究调查,并不存在所谓的‘躯壳认知解离症’,他们认为部分控偶师的反应,应当是其它心理因素造成的。”
  
  “别看了,近期来,神威是绝对不会承认这病症的存在的,他们正和北荒签大单子,可绝不允许出错的。”
  
  周肆说道,正因为没有人承认“躯壳认知解离症”的存在,这些无处可去的病人们才会找上自己,所以周肆才成了躯壳医生,赚上了这份钱。
  
  病人没有理他,而是继续看着电视。
  
  “神威公司将与北荒公司展开合作,对其提供最新型号的武装躯壳,继续推进躯壳武器化,铵言市也将成为部分武装躯壳的试验区,优先配给镇暴特遣队,以控制近期越来越多的躯壳犯罪……”
  
  “喂,王路。”
  
  周肆拍了拍王路的肩膀,吓了他一跳,他回过头,只见周肆站在他身边。
  
  男人剪着一头短发,上身内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,外面套着有些发灰的白大褂,下身则是短裤,毛茸茸的大脚踩着塑料拖鞋。
  
  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,周肆真给人一种民间高手的感觉,可结合着这糟糕的环境,以及那些锦旗,王路总是想起新闻里通报的那些黑心诊所。
  
  “周医生,我……”
  
  “我要问你些问题,别瞒着医生。”
  
  周肆认真地说道,态度严肃,他的身姿很高大,给王路带来略微的压力。
  
  “嗯。”王路回应着。
  
  “离职之后,你还有过操控躯壳吗?”
  
  “没有。”
  
  “那你做梦持续了多久?”
  
  “得有……几个月了吧。”
  
  听着他的回答,周肆点点头,然后突然问道。
  
  “你想成为一只小鸟吗?”
  
  这句话就像个糟糕的笑话,可听到这些,王路的神情有些犹豫,他看向周肆,却对上周肆那充斥着压力的眼瞳。
  
  眼白里布满了血丝,就像宿醉苏醒一样,清澈的黑瞳里倒映着自己的面孔,仿佛深渊一般,将自己吞噬。
  
  “会……很多时候都会。”
  
  听到这样的回答,周肆长叹一口气,略显无奈地说道。
  
  “很抱歉,你这是躯壳认知解离症的前兆,但好在患病的程度并不严重,只需要药物控制一段时间,你应该会恢复正常的。”
  
  听到周肆这么说,王路显得有些慌张,他不是很愿意相信,反问着。
  
  “可是……可我听别人说,这是正常现象啊,而你也说了,我这和你之前说的症状对不上啊。”王路急切道。
  
  “之前是之前,现在是现在,你是医生我是医生啊?”周肆耷拉着眼睛,“而且别人觉得正常,但在我这里不一样。”
  
  周肆拉开柜子,里面是一个小冰箱,存放着药物。
  
  “要知道,王路,躯壳技术还有神念技术,这两个东西的出现的时间,还不超过十年而已,而躯壳认知解离症也是近些年出现的,目前在神威的干扰下,主流社会不承认这种疾病,医院也没有治疗的能力。
  
  可以说,关于这一切都是新事物,是未知的,我对你的治疗,也是从之前患者身上积累下来的经验而已。”
  
  周肆拿出几瓶药物,放在了王路身前。
  
  “关于这方面没有论文,没有实验,甚至连教科书都没有,每个医生的经验都不一样,治疗方案也不一样,既然你来了这,也是信任我,所以按时吃药,定期回访,知道了吗?”
  
  周肆严肃极了,可能是怕王路不听他的,他还恐吓了几句。
  
  “你应该看过新闻吧?”
  
  王路低着头沉默,没有说话,见此周肆继续说道。
  
  “躯壳认知解离症。
  
  这种病症常发生于那些全浸入的控偶师中,这些人长期使用躯壳,就像将灵魂注入另一个躯壳之中一样,久而久之,很多人会产生一些认知上的障碍,比如有些控偶师觉得‘躯壳’中的自己,才是真正的自己,如今的血肉之躯,只是另一个虚假的‘躯壳’。”
  
  “可我用的只是半浸入式的义肢啊?”王路反驳道。
  
  “确实,半浸入式的躯壳很安全,控偶师的意识与义肢相连,但意识主体仍在血肉之上,可你也说了,你之前的工作,使用的可是全浸入式的躯壳。”
  
  周肆拿起两个东西,一个是透明的玩具机器人,一个是粉色的、人脑型的黏土。
  
  “你看,神念系统的原理,便是将人类的意识,加载进机械中,令人类可以如操控肉体般,完全地操控机械……简直就像把人类变成另一种形式的人工智能一样。”
  
  他想了想,蹦了这个词出来。
  
  “对!人脑智能。”
  
  “所谓的躯壳,便是装载了神念系统的机械,由你们这些被称作‘控偶师’的家伙操控,就像操控提线木偶一样,不过你也知道,这种操控是将人的意识加载在机械上,令‘机械’变成你的‘肉体’,让它变成‘灵魂’的‘躯壳’。”
  
  周肆说着,把人脑黏土塞进了透明玩具之中,只见粉色的黏土在他用力的按压下,很快便失去了人脑的形状,它沿着内部的凹陷挤压着,透过透明的外壳,可以轻易地看到人脑黏土被塑性成诡异的模样。
  
  “就是这样,意识载入机械,目前没有实验能证明这些,但很多躯壳医生都认为,这会令人类的意识畸变,毕竟你原本只是操控简单的四肢而已,在进入躯壳之后,你将有数十只机械臂,复杂的电子义眼,高性能的出力等等。
  
  可人类并不拥有这些,你的大脑也未曾掌控过这些。”
  
  周肆讲述着,脑海里也回忆着。
  
  十年前,神威司开发出了神念系统,它与人工智能完全不同,而是一种虚拟神经驳接技术,这项技术能将人脑通过虚拟神经设备,与机械链接,从而令人类完美地控制机械。
  
  就像控制另一具躯体一样。
  
  从此人类变成操控木偶的控偶师,站在幕后操控着自己的另一具躯体。
  
  冰冷的钢铁躯壳。
  
  在神念系统的加持下,不需要复杂的编程与设计,亦或是漫长的智能学习,只要在网络覆盖的范围内,人类便可以通过神念系统,将自己与机械链接,从而操控机械进行复杂的工作。
  
  人脑在另一种形式下,取代了人工智能的存在,大概就是所谓的人脑智能。
  
  在这项技术的推动下,越来越多加载了神念系统的躯壳出现,有的躯壳是为了应对危险的作业,有些则成为了钢铁的武装。
  
  如今的士兵们无需再拿着武器,冒着生命的危险加入战场,他们只需要躺在舒服的虚拟仓内,操控着一具又一具的武装躯壳,向着目标倾泻火力就好。
  
  无需担心死亡,哪怕被万箭穿心,倒下的也只不过是另一具躯壳罢了。
  
  “人类的意识在机械的躯壳里,变成了机械的模样,可当你从躯壳里撤离时,你的意识仍会有着躯壳残留下的痕迹,带回你的血肉之躯中。”
  
  周肆说着掰开了透明玩具,将其中被挤压变形的、象征着人脑的粉色黏土取出。
  
  它原本是人脑的模样,如今却在挤压下,变成了扭曲的一团,好似纠缠成一团的群蛇,散发着诡异与癫狂,犹如某种邪教祭祀的仪式品。
  
  周肆又拿起另一个人脑形状的黏土,放在了旁边,做对比。
  
  “这么看,你能理解吗?就像习惯、职业病之类的,你利用‘躯壳’的‘常识’,也会带回肉体之中,干预到你肉体的行动与判断,严重时,甚至会产生认知的错误……”
  
  周肆犹豫了一下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  
  “目前这是我们这些躯壳医生,对于躯壳认知解离症的概括。”
  
  两人保持着沉默,周肆没有太催王路,他需要给病人一些缓和的时间,反正这里的生意也不是很好,王路在这里多呆一阵,也没什么关系。
  
  王路看向窗外,仰望着铵言市的辉煌与破败。
  
  高耸的大楼宛如一把把骑枪,直指着天际,深入云层之间,其表面上,正有着数个如同蜘蛛般的躯壳在行动,它们挂在高空之上,清理着玻璃的表面,而控偶师们正躺在某个虚拟仓内,控制这一切。
  
  下方便是较矮的楼群,当然、较矮也是和那几个高楼为对比的原因,“矮楼”也很高大,它们是市中心的主要建筑,隐约地看到飞行器穿行在其间,更下方便是如同集装箱般,堆砌在一起的商户,宽广的大道将它们分割,就像分离光暗一样。
  
  街道不断地延伸,蔓延至了视野看不到的地方,更远处,灰色的剪影连绵不绝。
  
  “真压抑啊。”
  
  王路感叹着,这座城市拥挤的不行,也缤纷多彩。
  
  近些年,因为神威公司总部在铵言市,这里的房价这几年翻了好几倍,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们来到这里,王路便是其中一员,
  
  “近期高空网络枢纽已搭建完毕,逐日者太空站将处于其覆盖范围内,就此太空站也将进行躯壳化,以后‘宇航员’们只需要待在安全的地面,便可以通过神念系统,利用高空枢纽控制太空站上的躯壳。”
  
  杜德的声音没完没了。
  
  在神念系统的加持下,人类只需要覆盖范围越来越广的网络,以及越发复杂且精密的躯壳。
  
  新事物的出现,总会引发一系列不可测的事件,有正向的,也有反向的。
  
  “别太担心,王路,多吃药,作息规律,尽可能不要使用全浸入式躯壳,你的症状会缓解的,并且自愈。”周肆安慰着。
  
  王路没有应声,而是在看向办公桌的角落里,那里堆满了书籍,有些是关于机械的,有些是关于心理的,结合着周肆这副模样,王路有些忍不住笑意,只是这笑意显得有些难过。
  
  “我之前听说过的,有个控偶师的工作是进行高空清洁,他操控的躯壳就像那些八爪蜘蛛一样,一次在家擦玻璃时,他以为自己在操控躯壳,直接翻出窗户,试着爬上玻璃。
  
  不出所料,他坠楼死了。
  
 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症状,把操控躯壳的习惯带到生活中。”
  
  听着王路的话,周肆笑了笑,也跟着说道。
  
  “上次我在路边,还看到有个人在学狗的动作,四脚着地前进,他说他操控的躯壳便是四足行动的。”
  
  周肆有些遗憾地说着,“那个家伙的病症看起来已经很严重了,我本想把他带回来强行治疗的。”
  
  “然后呢?”
  
  “那可是四脚着地的家伙啊,无论是狼还是狗,他都要比我跑的快。”周肆笑呵呵的。
  
  “跑的比你快?”王路正疑惑着,周肆又问道。
  
  “你也不想变成那个样子吧?”
  
  王路点点头,他正因对这病症的恐惧,才来找的周肆。
  
  “真正严重的病例,是像杜德在《早间新闻》里播报的那样,觉得自己的躯体是虚假的,钢铁的躯壳才是真实的,这些人会对肉体进行非法改造,以求变成机械的模样,想一想,切割下自己的肢体,替换上一具具致命的机械。
  
  正规的义体医院都拒绝进行这样的异化改造,所以他们通常会自己动手,亦或是找地下医生,最后把自己变得像个怪物。”
  
  “那你有帮助他们非法改造吗?”王路问。
  
  “没有,我做人还是有底线的,”周肆看了一眼自己的工作台,“更不要说,我这根本没能力进行那么复杂的改造。”
  
  王路看着角落里的金属零件,上面沾染的机油仿佛都是鲜血一般。
  
  “走吧,王路,记住我说的话。”
  
  周肆赶起了人。
  
  “你接下来还有事?”
  
  “当然有事,今天可是周六,我照例是休息的,”周肆说着走进了屋内,能听到他的声音传来,“只有走投无路的穷鬼,才会来这种鬼地方看医生。”
  
  周肆又走了出来,手上拎着工具箱,看了眼王路。
  
  “像你们这样的穷鬼能有多少油水赚?还不是要去兼职。”
  
  “你完全可以应聘更好的职业,我听别人说,你曾经是……”王路说道。
  
  “这不是舍不得你们这些病人嘛。”周肆堵住了王路的话,大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  
  “医者仁心!懂不懂什么叫医者仁心啊?”
  
  “我要是关店了,你们这些病人怎么办?等死吗?然后在杜德《早间新闻》里见面?”周肆故意学起杜德的腔调,“大家好!我是杜德,你们一天一播的忠实朋友,今天又有几个倒霉鬼被镇暴特遣队就地处决了……之类的?”
  
  看着周肆这副样子,王路也忍不住地被他逗笑了。
  
  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  
  目送着王路的离去,略显灰暗的诊所内又陷入了平静。
  
  周肆的笑容僵住了,而后缓缓凝固起来,变得冰冷,就像停止工作的机器人。
  
  他拎着工具箱走到镜子前,用力梳理着头帘,一把将头发全部梳到脑后,整个人显得精神了不少,露出肃穆的脸庞。
  
  一旁的工具箱的卡扣松动,不知在何时弹开,露出了箱内的东西。
  
  海绵垫间安置着一个又一个造型怪异的工具,它们大多都有人工焊接的痕迹,似乎是周肆自制的工具,更为奇怪的是,它们有着锋利的棱角,看起来并不是普通机械工具,粗糙的表面还留有机油,更不像是医用工具,似乎只有周肆自己,才知道这些工具是用来做什么的。
  
  “呼……该上班了,周医生。”
  
  周肆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道,他试着露出微笑,但无论怎么用力,笑容都带着一种诡异的扭曲感。
  
  “别给自己太大压力,周医生,只是一次普通的外出行医而已。”
  
  他好像终于找到了感觉,脸上洋溢着古怪的微笑,对着镜子反复念叨着。
  
  “医者仁心,医者仁心。”
  
  ……
  
  夜幕之下的铵言市依旧瑰丽,整个城市似乎没有黑夜的感觉,到处都是绚烂的灯光,人来人往,仿佛不必入眠。
  
  铵言市向来繁华,但美好的繁华之下,依旧有着些许昏暗的地方。
  
  铵北新区作为铵言市近些年新开发的辖区,它出现的时间较短,也因处于铵言市北郊的边缘,铵言市的繁华并没有照耀到这里太多,这里的发展较于其它辖区较为落后,而且也没有那灯火通明的繁华。
  
  周肆深呼吸,微冷的寒意涌入鼻腔,令他整个人清醒了不少。
  
  铵北区有着大批依托着城市边缘所建立的工厂,这里有的工厂仍在运行,有的则早已废弃,里面长满了杂乱的野草,还有些野生动物的出没。
  
  周肆坐在废弃的楼道间,身旁放着布满划痕的工具箱,它已被打开,凭借着微弱的光芒,能看到有几把工具已被取出。
  
  “别紧张,周医生,”周肆自言自语着,“你是个专业的躯壳医生,你会治好他们的。”
  
  这是略显诡异的情景,但周肆丝毫没有察觉。
  
  他打开手机,翻看着文档,里面堆放着各种论坛上的截图,还有些新闻报道,以及周肆的一些“老客户”们发来的情报。
  
  其中所有的信息都指明了一件事,在这片区域里,一到夜里就有某种野兽在行动,没人知道它存在这里多久了,但随着更多人观察到痕迹,这头野兽也变得清晰了起来。
  
  指尖停在一张图片上,图片有些模糊,其中呈现的,则是一头匍匐在路灯下的野兽……或者说被重度非法改造的病人。
  
  “真可爱啊,大狗狗。”
  
  周肆露出笑意。
  
  随着他的“行医”,有越来越多的病人被周肆治愈,之后周肆拉了个群,把这些人集合在一起,变成了一个互助会,这些人分布于各行各业,平时会交流一下病情,互相鼓励,但更多的时候,他们会充当周肆的眼线,留意这些疑似躯壳认知解离症的病人,并把情报交给周肆。
  
  感谢这些辛勤的老客户们,让周肆终于找到了这里,等待着目标的出现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